比糖葫芦还甜

小透明不定期不擅回复

危险⚠️发言

或许你听说过肉偿吗?

我怕我今晚太兴奋刷爆超话

也怕迷路的大哥误入超话

看见我的满脑子不能说的秘密

七月

怀孕预警

噶龙预警

孕期不完全预警



  


郑云龙最近有点上火,憋的。

  肚里的娃从确认驻扎到现在有七个月了,刚告诉阿云嘎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开心得差点昏过去,从那之后郑云龙仿佛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阿云嘎看见一个五厘米高的坎都恨不得把自己抱过去,生怕自己磕着碰着。 
  “你知道的,法律不允许我们这么做”郑云龙面前一起排练的好友推了推眼镜,说道:“怀孕七个月以上是不能安排加班的” 
  “艹”郑云龙毫不客气地骂出了声,“你大爷的!我再这么在家里呆下去要疯了!” 
  郑云龙即使怀了孕也不能舍弃热爱的音乐剧,每天准时准点到剧院报道,一到结束时间阿云嘎就来接他回家。 
  刚开始是挺享受的,阿云嘎每天给郑云龙按摩捏脚去水肿,上了床别的不干就对着郑云龙的肚子嘀嘀咕咕,胎教完了还要深情凝视郑云龙附带好几个吻,直到郑云龙入睡。 
  “他他妈怎么这么能憋”郑云龙在第五个月的时候终于受不了了,这几个月自己半点荤腥都没沾,但阿云嘎活像个不能破色戒的和尚,好像每天看一看自己就能得到人生的升华。 
  “我是挺好看的”郑云龙自我认知十分到位,“但搁谁谁受的了?” 
有那么一个你爱的人,每晚入睡前都陪伴着你,他抱你在怀里,还要把手搭在你腰上,时不时摩挲两下,连脚也要勾着你,确保你的每一寸肌肤都和他相触,然后还要一刻不停地看着你,嘴里不停说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但他又不干我!”郑云龙几乎是怒吼道,“我都快憋死了!我要加班!我要晚点回家!不回家也可以!” 
好友残酷拒绝道:“不可以,法律不允许” 
  “你大爷的”郑云龙气呼呼地结束了这段对话,坐在台下继续看台上的人排练,反复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临近结束的时候,郑云龙听到阿云嘎叫他,但他不想站起来,小声骂了句“你大爷的”,还不能让嘎子听见,因为这“不利于胎教”。 
 
  “你大爷的”郑云龙还是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向阿云嘎,在距他一步远的地方,十分自觉地伸出了手,放到了嘎子手里。 
 
  阿云嘎觉得今天的大龙情绪不高,安抚般地摩挲着他的后背,却不知道郑云龙现在满脑子都是不能说的秘密。 
 
  揣娃七个月的郑云龙水肿越发严重,嘎子今天按摩地比往常还要久一些,好一会儿才结束,站起身在郑云龙额头轻吻了一下,才去洗漱。郑云龙窝在被窝里好一阵窸窸窣窣,半晌过后,从被子里探出了头,直直望着房门的方向。 
 
  阿云嘎洗漱完后,打开房门发现灯被关了,他有些意外,问道:“困了吗?想睡了?” 
  郑云龙险些被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气笑,按捺住了嗓子眼的你大爷的,只沉默着向阿云嘎伸出了手,阿云嘎几步连作一步走到床边,握着他的手放进了被窝,人也跟着上了床,像往常一样搂着大龙往自己怀里躺。 
 
  这手感不太对,阿云嘎有点懵,又多摸了几下,“怎么不穿衣服?”嘎子皱眉问道,郑云龙再也憋不住了,一句你大爷的说出口,撞上了嘎子的唇堵住了未出口的话语。 
 
  郑云龙在嘎子嘴上泄愤一般咬了一口,恨恨道:“你还能不能行了?” 
说着话,将阿云嘎的手放到了自己光裸的腰上。 
 
  嘎子这才明白郑云龙今天的低落是为了什么,他轻轻将手放到了大龙的肚子上,感受着下面那颗跳动的小心脏,怕吵着他休息似的轻声说:“我怕伤着他”嘎子轻啄了一下大龙的嘴角,像是自言自语般低语道:“我不想失去他,也不想让你受伤。” 
 
  明明灯已经关了,郑云龙却好像在嘎子的眼里看到了一点点熄灭的光,他吻上那双让他失语的眼,将肚子贴着阿云嘎,笑着说:“这东西皮实得很,今天还踹了我好几次呢,别瞎操心。” 
 
  他又低下头去寻阿云嘎的唇,这一次仿佛怎么都不够似的,两人久久未分离。 


不能说的秘密






沙雕文风敬请谅解

感谢你的阅读

天知道看到“对怀孕七个月以上的女职工,用人单位不得延长劳动时间”我满脑子都是不能说的秘密

无逻辑小白文 有不足请指出

感谢啦

我枯了

大龙非常自然地拿起了嘎子的手把话筒递给了嘎子

呜呜呜呜呜太动人了

今晚的偿还真的很棒 可以脑补两百个小时的爱情故事

(呜呜呜这个采访真的太甜了 爱奇艺搜索泡泡采访!!!提头推荐!!!

嘎子哥眼神警告⚠️

p2 p3 游离的大龙和嘎子

哈哈哈哈哈哈

(看上去还是有些累啦 希望大家都可以好好休息 lowC说参加节目以来瘦了二十斤 心疼!)

护花使者(凡峰/RPS)

(一)

(二)

新手上车无证驾驶注意避让 

终于开了一直想开的车儿童代步车


把你的山我的山串一串(飞波/仙侠AU)

*崩坏预警 私设预警 

(一)

 张晓波写话本多数是为了赚点钱,一来是因为他打心眼里觉得指望张学军他得饿死八百回,二来他也想借着这机会给张学军看看,他张晓波离了他照样活的好好的。现下张晓波离开了天庭,正是急用钱的时候,便愈发地勤奋起来,深更半夜的还在用功,直到他眼睁睁看着一条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从天而降压垮了他半间房子。

 张晓波冷着脸起身走上前去查看,那东西是个活物,此刻正扭动着身子想从那堆废墟下挣脱。张晓波走近几步定睛一看,那活物蛇形且有爪,像条幼龙却又无角—分明是条蛟。自从母亲被一条恶蛟生生打得散了魂魄之后,张晓波便恨极了这些恶兽,此时看着那毁了自个儿住所的蛟不由得怒火中烧,拿起桌边的鞭子便往那蛟身上抽打。那鞭子是霞姨送的,用蛟的筋骨制成,自然是对付蛟的利器。张晓波专学了对付蛟的办法,下手刁钻,那蛟又被禁锢,动弹不得,没一会儿身上便见了血。但到底是兽类里的佼佼者,那蛟扭动着挣脱了压制,蛟尾一甩将张晓波逼得连连倒退,乘着空隙腾空而起直直冲向对面山头若隐若现的宫殿。

 张晓波右眼皮猛跳了两下,看着好容易修好的屋子让条畜生给废了,他想,这还真他妈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什么倒霉事都让自己给撞见了。

 张晓波方才只顾着发泄心中怒气,此时竟觉得有些脱力,也便不再继续写话本,躺在被压垮一半的床榻上沉沉睡去。

 睡梦中张晓波隐约觉得屋外传来声响,仿佛有人问是不是这儿,没人作答却有几声兽类的嚎叫似是在作答。等张晓波迷迷糊糊醒转过来,屋门已被踹开,几个人冲进来便将张晓波给捆了。张晓波这下彻底清醒了,沉下脸问为首的人做什么,那人冷笑拍拍张晓波的脸说:“做什么?你自个儿干的事自个儿不清楚?” 张晓波瞥见外头那若隐若现的蛟的影子,怒气上涌咬牙切齿道:“你他妈给我松开,是那畜生不长眼压垮了我的房…”那人直直给了张晓波一拳又踹了好几脚,打得张晓波满嘴血腥气,又吩咐旁边人:“把这小崽子押去见小飞,快点。”

 张晓波被押着往对面的山头去,两山之间隔的不远,不一会儿便到了。张晓波被押进那宫殿看见那满院子的兽类时终于信了土地的话,那院子里躺着的站着的天上飞的,无一不是过的比自己还滋润的兽类—这么多坐骑他怎么骑的过来,张晓波如是想着被押进了宫殿大厅。厅里站着一个黑衣男子,看着年轻头发却是白的,张晓波不说话,只梗着脖子瞪着眼看着那黑衣男子,那押他来的男子猛的一推他,走上前去说:“小飞人给你抓来了,你看看你想怎么处置?”

 那被唤作小飞的男子走到张晓波跟前,黑着脸问他知不知道他打的是谁。张晓波丝毫不示弱,前倾着身子与他对视,回答道:“知道啊,一条蛟嘛,它不长眼压垮了我的房子我才出手教训它的。”谭小飞气红了眼睛,几乎要活吞了张晓波,没等他动手,那旁边的男子已经冲上来一脚踹倒了张晓波,谭小飞拉开他说:“阿彪你先下去找个人给银蛟处理一下伤口。”张晓波又站了起来,啐了一口嘴里的血,还是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此时大厅里只剩下了张晓波和谭小飞两人,谭小飞捏了个诀松了张晓波身上的捆仙索,张晓波揉搓着被捆的有些麻的手臂问:“不怕我跑了?” 谭小飞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气,冷着脸说道:“你跑跑试试,外头那些可不止是用来作坐骑的,松了你是让你伺候银蛟直到它伤好,你若不想伺候就去东海抓一条赤鱬来给银蛟疗伤。”

 张晓波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心里盘算着那赤鱬生长在东海极深之处,自己又不通水性,是桩划不来的买卖,倒不如在这好好教训教训那不长眼的小畜生也好想想出去的法子。思及此,张晓波将袖内的鞭子藏的深了些,回答道:“抓一条赤鱬可不是易事,你不如直接砍我几刀算了……”谭小飞不等他多说,冷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那你就留在这吧”
 











*谢谢你的阅读 有不足处请指出
 短小的一章 不要嫌弃(害羞脸.







 

护花使者


(一)

 吴亦凡端着酒杯愣愣地晃动着,眼睛不自觉地看向隔着四个座位小半个桌子的李易峰。吴亦凡看着李易峰高高竖起的毛衣领有些委屈,自己明明没有很用力啊,干嘛裹的这么严实连一条缝儿也不留。

 吴亦凡想着李易峰,想着他的脖颈,喝酒时喉结上下滚动,亲吻时颈侧动脉的跳动,做/爱时密密的薄薄的汗水和发出的细细的呻/吟。

 吴亦凡又想到有一天李易峰破天荒地解了纽扣,还是好几颗纽扣,吴亦凡站着从上看都快瞅见肚皮了,李易峰胸前裸露的大片肌肤白的像奶油一样,而吴亦凡就是那个恨不得一口吞的甜食极度爱好者。

 吴亦凡的脑袋和他的酒杯一起晃了起来。
 还是裹紧一点好了。

(二)

 李易峰坐的一点也不踏实。
 他觉得吴亦凡都快把他看穿了。那眼神灼热炽烈毫不遮掩,他不敢和他对视,因为他也是如此。
 
 他们想要彼此,所以不敢对视。

 李易峰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来掩饰自己有些急促的喘息。

 “对视了会怎样,难不成用眼神做吗”李易峰腹诽道,又有些跃跃欲试。他装作不经意扭过脖子向吴亦凡看去,两人的眼神撞在一起。

 李易峰转过头喝光了杯底的酒。

 他在心里骂吴亦凡单纯地不加遮掩,又骂自己太爱吴亦凡这幅模样。

 什么暗送秋波眉目传情都要天雷勾地火。

(三)

 吴亦凡站在台上接过军大衣的时候看见李易峰站在冯导旁边微微笑着,觉着下一秒冯导就要拉起他的手放自己手里。

 吴亦凡觉得有些热,觉得那军大衣像是带着老炮儿的血和热包裹着自己,让自己从心里头生出那些纵情亲吻的勇气来。

 (四)

 李易峰看着吴亦凡乖乖低头穿军大衣的样子突然很想摸一摸那青瓢。

 直到拿起酒杯和吴亦凡碰杯他都还在想。

 他要贴着他,最好身子靠在一起,要感受到胯骨硌在一块,要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气,然后再顺带摸摸他的头。

 (五)

 庆功宴差不多结束了—至少比较官方的部分结束了,方才闪个不停的闪光灯也关的差不多了,媒体朋友也只剩没几位了,大家也都没那么拘谨了。

 李易峰看着自个儿刚才脑子里想的成了真觉得这可真有点太不拘谨了。

 但是,管他的呢。

 李易峰顺着吴亦凡的腰摸上了脖子,手掌贴着他后颈停了好一会儿。他眼瞅着吴亦凡的耳朵一点点变红,又坏心眼地揉了几下。吴亦凡转过头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他,李易峰手上停了动作,用同样的眼神望着吴亦凡。

 幸好我眼睛比他大。李易峰这么想着,手已经摸到了吴亦凡的头上。头发硬硬的在手掌心戳的有些发痒,他像是把玩一块玉一样摸着吴亦凡的头,小朋友让他摸的眼神都快失去焦距了。

(六)

 吴亦凡看着对面的导演嘴巴张张合合,他只能嗯嗯作答。李易峰的手就跟在他脑子里作乱一样整的他满脑子浆糊,难以思考。

 吴亦凡和李易峰下了台后回了各自的位子,媒体一走,吴亦凡便迫不及待地坐到了李易峰旁边,没一会儿两人就坐到了一张椅子上,又过了没一会儿两人就跟现在这样粘上了似的。

 吴亦凡稍微动一动便能感受到李易峰的胯骨抵着自己,明面上尚且如此,桌子下两人的腿更是紧密贴合。

 吴亦凡觉得自己一偏头就能亲吻到自己的恋人。

 恋人,多好啊。

 于是他转过头对着李易峰的耳朵低低地唤

 “哥”









*谢谢你的阅读
*题文内容关系不大 仅仅因为是因为听了护花使者这首歌才有了这篇文 有兴趣的可以听一下啦

分享李克勤的单曲《护花使者》http://music.163.com/song/115569?userid=103708688 (@网易云音乐)
下章暂隐 江湖再见

*奇怪世界观设定  崩坏预警 无脑预警 

(一)
    
  在李易峰还是个只在乎大红花和火锅的小孩儿的时候,有多小呢,大概是幼儿园那么小的时候,李妈妈就告诉他,每个人都会有一种只有自己才会说的语言,要是哪一天有人听懂了你说的话,他就可以成为那个陪你一辈子的人。

  李易峰问妈妈:"陪我一辈子的人他会给我发大红花会夸我是好宝宝会天天给我陪我吃火锅吗?"

  李妈妈说:"如果峰峰是一个运气好的好孩子的话峰峰就会碰到这么一个人"

  李易峰很开心,他觉得自己很乖,他每天都有帮老师整理玩具,他也可以自己吃饭自己上厕所,不会像同桌小霆一样还哭着喊着要老师擦屁屁。他想,自己一定会碰到妈妈说的那个可以一辈子陪自己吃火锅的人,可是一杯子是什么?只能吃一杯子火锅好少哦…

  
  峰峰等了很久,每天都在起床后大声喊妈妈你听懂我说的话了吗?但每天妈妈都说听懂了听懂了快起床刷牙啦,他有点失落,他想自己怎么还没有拥有自己才会说的话呢。

  峰峰又等了很久,久到才这么小的他都快忘了这件事儿了。

   
   又过了很久,有多久呢,久到峰峰拿到的小红花都快把书桌前的墙贴满的时候,峰峰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他躲在被窝里轻轻发出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直到李妈妈进屋才把不见的峰峰从被子里找出来。李妈妈摸着峰峰的头说,峰峰不要急,也许你睡一觉明天起床就会了呢?

  峰峰歪头想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答应了妈妈。闭上眼睛之前峰峰问妈妈,要是我一直都没有呢?李妈妈告诉他,就像今天峰峰老师说的一样呀,有的星星它旁边会有一颗陪着它的星星,有的星星有好多颗,有的星星一颗也没有,但每颗星星都还是很漂亮呀。

  峰峰想我一定要有一颗自己的星星,一颗都没有的话好惨哦

  第二天峰峰起床的时候又像以前一样喊妈妈妈妈你听懂了吗,这次李妈妈没有回答,而是走到屋里来叫峰峰再说一遍。峰峰睡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再说一遍,但还是听妈妈的话又说了一遍。李妈妈很开心抱起峰峰说,太棒啦峰峰有自己的话啦。

  峰峰被妈妈吓得清醒,清醒过来后又很开心,他想太棒啦,以后有人天天陪我吃火锅啦。

  李爸爸李妈妈打算带峰峰去庆祝一下,虽然只是有了自己的话,但也很值得开心啊。因为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自己的话,有的人有了自己的话却找不到听得懂的人,但至少峰峰已经迈出了迈出第一步。李爸爸李妈妈带着峰峰去了香港的迪士尼乐园。

  峰峰坐在飞机上偷偷问爸爸为什么要去这么远的乐园玩,李爸爸偷偷和峰峰说,因为爸爸晚上听到妈妈做梦用自己的话说想去香港玩。峰峰拍拍李爸爸的肩说,爸爸对妈妈真好,以后我也要找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李爸爸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又找不出来哪里不对。

  三天后峰峰坐在飞机上偷偷和李爸爸说,爸爸我碰到那个听懂我的话的人了。李爸爸不相信峰峰这么小就碰到了那个听懂话的人,他觉得峰峰可能只是想吃火锅了,但李爸爸还是装作好奇地问峰峰,哦?那峰峰跟我讲讲他是怎么样的一个小姑娘呀

  峰峰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气地说,爸爸胡说,他才不是小姑娘呢,他叫李嘉恒,他高高的胖胖的,他还给我吃他的糖了呢。

  李爸爸 ?!转过去看看李妈妈。

  李妈妈正在帮峰峰看武术班,有些忧愁的回答李爸爸,要不报个武术班练练?以后兴许不是下面那个?

*凡凡原名李嘉恒
  

  
  

  

总有刁民想害朕和皇后

别问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题目我也不知道(望天.jpg)这不是一篇文这只是小段子(再望天.jpg)崩坏预警 私设预警 无脑预警 肉渣渣预警(脖子快望断.jpg)

1.再也不想做政委

William进房间的时候没找着人,明明到了约定的时间。
里间突然传来声音,低低地压着声又有些急躁:"吴亦凡你丫的要就快点,待会儿人来了看活春宫啊"
  
  William坐下打开电视,找到新闻联播,调到最大音量。

  "接下来请了解国际资讯 今日美国总…"

2.要我扶着你吗
  
  李易峰又去和吴亦凡幽会了,这回整整一天半,连个鬼影子都找不见了。

  李易峰再次出现的时候,助理面带忧色地问:
    
    "要我扶着你吗?"

    李易峰想起昨晚上吴亦凡在床上也这么问。

3.这是为你们好

   李易峰和吴亦凡确定关系后,两人一见着就和连体婴似得,拔都拔不出来。

   有天晚上做狠了,李易峰第一百次推了约的篮球。
  
    第二天有人给送来了两只鳖,附带一张纸条,一人一只,炖汤味美效果好。

4.所以开会要静音

  自从几个要好的朋友晓得了吴亦凡和李易峰的这档子事儿,吴亦凡和李易峰也不再时时刻刻藏着掖着,聚会上聚着聚着亲一口常有的事儿。虐的朋友们眼冒金星。

  朋友们决定反击。

  这天大家晓得了他俩碰面,估摸着差不多该开始了,便开始轮番打李易峰和吴亦凡的电话,原因不可理喻到聊了三分钟才说打错了。

  妈的,吴亦凡都给气软了。

5.拖下去斩了

  这天吴亦凡难的有情趣,刚钻下去把李易峰的宝贝儿含着,门外突然传来催命一样的敲门声,吓得吴亦凡一哆嗦,李易峰的宝贝儿上留下了一对儿牙印。

  李易峰疼的说不出话,疼的眼里泛着泪花,疼的把吴亦凡一脚踹下了床。

  吴亦凡抱着肉肉打开了房门,说:

   "咬他"


每次考完试都有新脑洞  权当图个乐了

   

  
  
  

把你的山我的山串一串(飞波/仙侠AU)

  楔子 

  张学军和谭军耀是一起上的天做的神仙。那年头神仙也不是什么好差事,连年的妖魔鬼怪轮着来犯,天庭折损了不少仙,玉帝瞅着都快没人给自己端茶送水找乐子了,大笔一挥在凡间特招了一批有仙缘的人。张学军和谭军耀都在里头。

  上了天庭张学军也改不了他那满脑子的天大地大道义最大,是以在天庭上拂了不少人的面子,玉帝看他心烦把他赶去了司命那儿帮着写人间那些一言不合就要拔剑论高低的江湖人的命格。倒是谭军耀,一路高升,从天庭后三排去了前三排。

   多年后,天庭得了一块地,按着品级分给了底下的神仙做犒赏。

   张学军得了一座上下左右走一圈用不了半天的小山,谭军耀得了一座十万大山,地界广的就和名字一样。

   张晓波和谭小飞就是这时候离开了天庭,去了各自父亲的山上。

   张晓波没犯事儿,只是不爱修习术法又不通佛法,整日的游荡在天庭吃喝玩乐,张学军嘲他整天没个正经样子对不起他灰飞烟灭的娘。张晓波登时红了眼睛撂下句你没资格提我娘,便收拾东西去了他爹的那座山上。

   而谭小飞是惹了事儿才去的十万大山。那天谭小飞站在谭军耀面前面不改色地说,爹,我把度厄星君养的那穷奇给打伤了。谭军耀小心翼翼地问他怎么个伤?谭小飞倒也是实在,说正好见着它要吞了那喂它的婢女,下手狠了些,只留了一条腿。谭军耀面色精彩的很,从白到黑变了几回,最后咬着牙让谭小飞去十万大山躲躲。谭小飞领着自个儿的一溜儿宝贝坐骑去了十万大山做山大王。

     
     彼时张晓波已经在那山头搭起了个小院子,叮叮当当捣鼓了好几天,后来那土地爷受不住张晓波成日的在他头上打桩子出来说张晓波一身烟火气,一个仙还要学凡人一根草一根草的往上搭,张晓波气的不行,拍着自个儿的院墙说这不是草。

    土地爷不理他,径自捋着胡子说你对面那片儿十万大山来了个富贵主,下来就是一富丽堂皇的大院子,连他那些坐骑待的地儿都比你好。

    张晓波懒得再理土地,进了屋子准备继续写他的话本儿贴补贴补家用,自然也没听到土地说的十万大山里住着的人姓谭脾气不太好一头白发看见了最好绕着走。



*感谢你的阅读
  迷你的一章 只是交代下背景(记个脑洞)
  不定期更  由于特殊原因更新间隔会较长     
  人物初定  司命是霞姨  张晓波写话本的功夫来自司命霞姨 (司命霞姨读上去略违和哈哈哈哈)